爱不守候

[複製鏈接]
YHWAP 發表於 2012-5-14 17:11:3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女孩:
第一次發現到他這個人,是因為他們茶舖前懸掛著的紅布條,
布條上寫著斗大的字:
木瓜牛奶
重量杯 20元
西瓜牛奶
那次,我正好渴得發慌,騎著我的白色小JOG沿路尋找,可以解渴的飲料,碰巧看到那條火紅色的布條。
「請給我一杯西瓜牛奶。」
站在茶舖前,我用著貓叫般的聲音說著,彷彿再說大聲點,喉嚨間的僅存水分便會被搾乾了一般。
茶舖男孩正忙著,雙手不停地飛舞在果汁機與冰箱之間。
『好…請等一下。』他並沒有抬頭,仍一勁兒地忙碌著。
茶舖前的水泥地上,放了塊碩大的石頭,足足可以站上二個人。
呵 ?
好特別的茶舖,可能是想讓來買飲品的小孩,或個兒較小的女孩們可以站在石頭上,好方便看他們貼在櫃檯上的飲品名稱及價目吧!
等待的時間裡,我無聊的在石頭上跳上躍下的,像隻不安份的小雲雀。
茶舖男孩熟練的不斷重覆著切水果、倒牛奶、加冰塊、按果汁機、裝杯、封蓋…的動作。
大約等了5分鐘,我的西瓜牛奶終於ok了。
『對不起,讓妳久等了。』茶舖男孩歉然的揚著笑。
我這才發現,原來他有一對好漂亮的眸子 ──如同暗夜的燦星般,閃爍著熠熠光彩的美麗眼眸。
他的臉稱不上好看,略大的嘴、不夠高挺的鼻、過濃,而顯得有些霸氣的眉…但他的眼,掩蓋了這一切的不完美,加重了人們駐留在他臉上的目光。
「謝謝。」我說著接過他手上的西瓜牛奶,然後遞給他二枚銅板。
他笑了笑,那笑裡有種庸容的氣息。
自此之後,我便常常來光顧他的茶舖。
每次只要看到我出現,不等我開口,他便會從冰箱裡取出一片西瓜,然後笑著看我,像是在徵詢我的答案般,等我點頭,他便會將手上的西瓜切成碎塊,丟進果汁機裡,再加上牛奶及冰塊,攪拌。
我喜歡看他熟練、不慌不亂的動作,彷彿與世無爭一般。
他的臉上始終都掛著笑,淡淡的,像個高貴的王子。
我們不曾交談過,有的只是:
「請給我一杯西瓜牛奶。」
『好的,請等一下。』
「謝謝。」
『不客氣。』
短短的幾句對白,就是全部了。
但是,他很慷慨,總是毫不吝嗇的送我許多的溫暖微笑,讓我只要看到他的笑,就能沖淡心中偶有的不愉快。
溽暑的午後,我又騎著我的白色小JOG來到茶舖前。
茶舖前那條紅色的特價布條不見了,我佇在茶舖前征忡著。
真是糟糕了,我身上只帶了20元呢!
茶舖男孩瞧見我了,習慣性的又從冰箱裡取出一片鮮紅可口的西瓜,
微笑著。
我盯著他,想點頭,又猶豫著。
茶舖男孩這回倒沒等到我點頭,便三兩下地把西瓜切塊,丟進果汁機裡。
「啊…」我低叫了一聲。
來…來不及了!
趁著果汁攪拌的空檔,我瞄了眼價目表。
西瓜牛奶 (中) 30 (大) 40
我的天啊!
很快的,西瓜牛奶被裝杯封蓋,插上吸管,送到我面前了。
仍是重量杯的份量。
「多少錢?」我故作鎮定的明知故問。
『20元。』茶舖男孩笑。
「啊?」不會吧?!
『特別優待妳的唷!只有妳才有這種優惠喔!』
他似乎看穿我心中的想法。
「謝…謝!」我訥訥的,心跳的節奏擾亂了平靜的心海。
從此之後,當別人在茶舖買的西瓜牛奶已經恢復成40元之際,我的西瓜牛奶卻一直停留在20元的優惠期間。
那一次之後,我們便開始偶爾會聊一下天,淡淡的說幾句話;卻濃烈的讓戀慕的情愫恣意在我心中迅速滋長著。
看完那部引人落淚感傷的「星願」的那個晚上,我開始徹底的檢視自己的感情。
〔不要遺憾、不想錯過〕 ── 這是我心裡的想法。
我不要有著和電影情節一樣的缺憾,不要明明眷戀一個人,卻要苦苦壓抑、刻意隱瞞。
坦白了,也許便能離幸福更近一點,至少不用遙遙相望。
於是,我帶著一顆忐忑的心,抑著腦內不斷翻飛的種種可能臆測結局,騎著我的白色小JOG,來到茶舖前。
見到茶舖男孩的那一剎那,幸福卻瞬間在我面前龜裂、剝落、碎成片片…
茶舖男孩摟著一個女孩,女孩在他的懷裡抽噎著,男孩輕輕的、用著我所聽不清楚的呢喃語調,安慰著她,那眼神,是我不曾見過的萬千柔情。
我的眼裡倏地矇上了一層霧氣。
心跳完全亂了頻率,連呼吸也變得不順暢了…
茶舖男孩看見我了,我丟給他一個忞然的笑,然後愴惶離開。
愛情結束的那個午後,一向天氣很好的台南,緩緩的飄散著細線般的雨絲…和著我的淒楚,一起濡溼了我的眼、我的臉…
男孩:
第一次看到那個女生,是在茶舖剛掛上特價紅布條的第二天下午。
那一天,我正忙著趕在15分鐘內做出28杯木瓜牛奶,一邊忙著,一邊在心裡咒罵著叔叔那個存心要累死我的老我傢伙,硬是不肯多請一個工讀生,說什麼經濟不景氣,能省則省,完全沒顧慮到我晚上還要上夜校的辛勞!
還好暑假就快到了,我終於可以不用天天像趕場般的趕來趕去了。
突然,一個細如貓叫的嗓音輕聲響起:
「請給我一杯西瓜牛奶。」
哇靠!找碴嗎?
我實在很想叫她直接換喝木瓜牛奶,這樣我才能一氣呵成,不用分段進行。
可是,畢竟客即是尊,我儘管再怎麼有怨言,也只好忍耐了。
『好…請等一下。』我盡量讓語氣和悅一些。
真正引起我注意的,是那個女孩站在我們舖子前的石頭上跳上跳下的,像個小孩似的玩著,臉上還漾著童稚般的笑。
那塊石頭,是叔叔執意要放的,他說是為了方便一些較矮?
小的孩童或女生看櫃檯上的價目表及飲品項目而專門放置的。
想不到,一塊小小的石頭,竟會讓她如獲至寶般的欣喜著。
通常,人總會下意識的偏心著,我也是!
於是,我決定讓她插個隊,先幫她弄一杯西瓜牛奶,攪拌的過程中,我還幫她多加了些牛奶,讓西瓜牛奶的味道可以更香淳些。
「謝謝!」
將西瓜牛奶交到她手中時,她遞給我二枚銅板,仍然扯著貓般叫聲的細小嗓音道謝著。
我舒眉而笑,露出我那「歐巴桑殺手」般的迷人笑靨。
在目送她離開後,才又一邊在心裡咒罵著叔叔,一邊繼續趕著那28杯未完成的木瓜牛奶…
從那一次之後,那位白色JOG女孩就常常光顧茶舖。
她從來不喝任何的飲料,不喝茶類的飲品,也不喝其他的果汁,只固定性的喝西瓜牛奶。
久了,每次只要看到她的出現,我就會刻意從冰箱裡拿出當天最新鮮
可口的一片西瓜,等她頷首,再為她製一杯香淳甜美的西瓜牛奶。
像是一種無需培養的自然默契似的,即使只是個淺淺的微笑,也能緊密深刻的交流。
每次她來,不知怎麼的,我的臉上就會不知覺的堆滿笑,彷彿她是我所有快樂的源頭一般。
但是,我們之間的交談,卻少得可憐;她除了:「請給我一杯西瓜牛奶。」或「謝謝。」之外,我們便沒有其他的話題了。
我承認我是一個有點被動的男生,說好聽一點是「酷」;說老實一點是「屌」…
我也很受不了自己這樣的個性,明明喜歡一個人,卻老愛裝酷耍帥,搞到最後,交往過的女朋友們一個一個跟著別人跑了,過著她們幸福快樂的美好日子,留我一個人還在這裡裝酷耍帥!
難怪至今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,實在是事出必有因哪!
奉叔叔的命令,拆掉特價布條的那一天下午,白色JOG女孩又出現了。
她一臉倉皇的站在茶舖前,表情有些好笑。
我拿出當天最新鮮豔紅的一片西瓜,等著她點頭。
我知道,她可能是被沒有特價的突發狀況給怔住了!
每次她來,總是不多不少的拿給我二枚十元銅板,也許今天她還是只帶20元出門吧!
所以才會有著這樣吃驚的表情。
不管了!
我拿起刀子,三兩下就把西瓜切塊,扔進果汁機裡。
她低叫了一聲,仍是只有貓叫一般的音量。
將西瓜牛奶送到她手中時,她神色自若的問了聲:「多少錢?」
卻被我看見隱在她眼中的不知所措。
『20元。』我笑。
「啊?」她不可置信地睜圓了眼。
『特別優待妳的唷!只有妳才有這種優惠喔!』我說著。
這麼明顯的表示,她該不會聽不懂吧?!
然而事實證明,她…果然是聽不懂的。
雖然自此之後,我和她說話的次數增多了,
但彼此間仍存在著過多的不確定因素。
從她的言談間,我察覺不出任何情感滋生的徵兆。
於是二個人的友情,就這麼淡淡的延續著,跨越不進愛情的範疇,也沒有人願意鼓起勇氣跨越。
直到那天看過「星願」這部電影後,我才知道,有些感情是要及時表白的,壓抑只是加重遺憾的可能性。
於是,我想起白色JOG女孩。
想起自己對她的好感,想起自己想呵護她、守候她的反覆不歇念頭。
然後我決定,在她下次光臨茶舖時,鼓起勇氣跟她說聲:『我喜歡妳。』
即使她的答案是會令我心傷的否定,我也不會有什麼缺憾,
至少我認真的努力過了。
再次看到白色JOG女孩的那天,阿萍碰巧來找我。阿萍是我前一任女朋友,現在則是我的好朋友,她跑來向我傾訴著她即將披上美麗婚紗的訊息,
及所有關於她的男人願意贈與她的幸福保證,因為過於快樂,眼淚反而止不住了…
俯著她的頭,一邊安慰著她,一邊在心裡拼湊著屬於自己的幸福。
抬起眼時,白色JOG女孩正好準備要離開;這一回,她沒有開口向我要一杯西瓜牛奶,只丟給我一個深鬱的微笑,那笑,卻有著一種訣別的離愁…
放開阿萍後,我衝到大馬路上,試圖要喚住白色JOG女孩時,她卻早已經消失在路口的轉角了。
一向天氣很好的台南天空,竟在陽光下,飄起了細細的雨絲……
站在雨中,我心裡有股濃得化不開的惆悵。
下次,下次我一定要告訴她,我喜歡她。
只是,這個「下次」要等多久呢?
我的心中,茫茫然的,完全沒有答案…
看完後不知你(妳)是否也有和我一樣的想法,那就是心動也要馬上行動,不然就會向文中的男女主角一般,就算雙方都很喜歡對方,但因為沒人先開口,所以一段好的因緣就此消失了...
雖然我也知道要這樣做,但人總是會幫自己找藉口去逃避自己和怕面對的事實...
〔不要遺憾、不想錯過〕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